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保险职业规划 >> 正文

【风恋】醉花纪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元宵过后,明月楼的生意越发的好了。金灿灿十分不愿意承认是苏水镜的功劳。他没自家老板有钱,没自家老板温柔,没自家老板低调……他只会没事在酒楼里瞎逛,或者在安陵城乱晃,惹得一群闺阁少女派人来打探,亲身上阵前来询问的都有……金灿灿将酒楼的大门拴好,在心里暗暗鄙视一通,越想越觉得苏水镜真的没什么了不起,除了有钱一点,长得好一点,还不如自己呢。

他好心情地扯着嘴角笑,一转身就看到一张放大的女人的脸,长长的血泪从眼睛里流出来,他吓了一跳,本能地就要后退,砰地一声就撞到了门上。

女鬼抹了抹脸上的血泪,笑嘻嘻地看着他:“我就知道你看得见我!我观察好久了,果然没错!”

金灿灿手忙脚乱的往旁边蹭,手都抖了起来:“我什么都没看见,我从来不干伤天害理的事,你不要找我……”

女鬼靠的更近,扯着他的袖子:“哎你怕什么?怕我吃人吗?我只吃坏人的!”

金灿灿看着那张白中发青的脸,那双眼睛里连眼白都没有,和血泪是一样的颜色,胆子竟然诡异的蹭蹭往上涨,一手推开了女鬼抓着他的手,憋着一口气跑上了楼。

明月楼打烊的时间已经很晚了,楼上都是静悄悄的,他拍着苏水镜的房门,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,女鬼轻飘飘飘过来,可怜兮兮地瞅着他:“这位公子出去还没回来呢!你为什么要叫他?你想要杀我吗?”

金灿灿咽了口口水,生怕说有这个想法会被吃掉:“我要和他叙旧。”简陋的借口没有骗到人,女鬼变脸就像变天,血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:“你骗人!我看见了……我之前看见了,那个人把新桐街新死的小鬼杀掉了……”

她在一旁抽抽搭搭,金灿灿心里慢慢升起一点内疚……好像这女鬼除了长得不堪入目了一点,喜欢动手动脚一点,真的没把他怎么样,也没有真想要吃了他……但是她真的长得很吓人啊!

他默默地退后了一点,把声音放柔:“你不要哭了,我不躲你,但是你也不要靠的太近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看不清面目的女鬼已经扑上来,往他的脸上重重亲了一口:“你果然是个好人!”

金灿灿:“……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女鬼!为什么苏水镜有那么多女人喜欢,他只有女鬼喜欢!他还被女鬼非礼了!

金灿灿不知道是不是恼羞成怒,在被“非礼”后显得异常暴躁,将女鬼拦到房门外,连恶狠狠都装的别别扭扭:“男女授受不亲,你不要打扰我睡觉!”

房间的门在女鬼笑的恐怖的脸中关掉了。他躺在床上拱了拱,完全不明白自己有哪里吸引女鬼投怀送抱。

脸即使洗过还是有当时那种冰冷的触感,让他心中有点发毛。但是忙忙碌碌他是真的累了,他能隐约听着小宋和其他几个人在后院说笑的声音,还有杯盏碰撞的声音,貌似在煮夜宵。他想起来和他们说给自己也留一点,但是出去还要面对那女鬼又是他不愿意的……就算女鬼不是坏人,但是总不是让人喜欢的……他脑子里想的乱七八糟的,慢慢的竟然也睡去了。

他是被一阵抽抽搭搭的哭声吵醒的,一醒来就看见女鬼的脸。金灿灿知道那门拦不住她,但也没想到这女鬼真会进来,还摆出这副可怜兮兮地样子来。他揉了揉额头:“喂…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花相。”女鬼抬起糊满泪水的脸,貌似想要挤出一个笑来,可是不论摆什么表情都面目可憎:“我叫花相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这个名字和女鬼真的不搭,“但是你为什么跟着我?我除了可以看见你,什么都帮不了你,我就是个普通人啊!”

“我……我喜欢一个人,我想让你给他说……说……说我想和他在一起……”女鬼含羞带怯,金灿灿瞪大了眼睛:“你喜欢谁?难道是活的?”

女鬼在他的注视下眨眨眼,血色的眼泪留的更凶,“就是……就是活的呀!”

金灿灿:“……”

世间情爱千种万种,看过人鬼相恋的,却没见过这么恋的。而且金灿灿觉得这个叫花相的女鬼看人的眼神一点都不好,她喜欢的人是个药铺的小伙计,看起来势利地不行,让他不得不感叹世风日下女人的眼睛肯定都瞎了,喜欢苏水镜他还有钱有皮相,这个叫彦青的伙计究竟有什么好!

他看着彦青把几个乞丐从药铺赶了出去,坐在药铺门口的玉兰树下晒太阳,明明长着一张老实的脸,却硬生生透出股混混的痞气来。金灿灿戳着碗里的豆腐花,瞪了女鬼一眼,“他还没有我长得好看。”

“常言道红粉骷髅,想来用在男人身上也是可以的,金小哥你怎么能给表象迷惑呢!”花相盯着他碗里的豆腐花,嘴巴却不饶人,“你不知道他的好。”

“嗷这安陵城里就没我不知道的!彦青那死样传的老远了,好吃懒做不孝顺父母还爱赌钱,你确定你眼睛没瞎?”

“你……你是不是看我眼睛长得丑……”女鬼嘴巴一撇又要哭,“你们男人都爱看表面,你也嫌弃我丑……”

“我错了!我这就去和他说!”他急匆匆跑了出去,不想看女鬼惨兮兮的脸,好像自己多么罪孽深重似的,却没看见花相在他转身一瞬勾起的唇角。

她看着金灿灿和彦青说了什么,彦青明显十分愤怒,转身拿着门口的扫把冲过来,他慌慌张张逃跑,临走还不忘记和自己做个“快跑”的手势,却又突然想起女鬼是不会被看见的,只能自己顺着明月楼那条路溜了。

她噗嗤一声笑出来,飘到明月楼的时候金灿灿还坐在椅子上喘气,看见她才露出生气的表情:“彦青说了,他还没死呢,才不会娶你!”

说完才意识到语气太冲,没来得及后悔,花相已经哭起来了,而且这次怎么劝都劝不好,哭到后来一抽一抽地打嗝,金灿灿咬咬牙:“你说你要怎么样?我要做得到就都满足你。”

“唔……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,我想你……你陪陪我,就像其他在一起的人一样。我不会缠着你的,我又不喜欢你……”

原来是想体验情情爱爱!但是和女鬼……他好委屈。花相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回答,抬头看了看他,发现金灿灿好像……眼睛里有眼泪打转。

“你为什么哭?”她止住抽泣问。

“哦……”金灿灿摸摸自己的脸:“太过激动。”

虽然不喜欢,金灿灿还是同意了。叫花相的小女鬼很会哭,泪水也是见好就收,令人十分无奈,又没有办法。而且小女鬼很喜欢吃东西,。自从知道她飘荡了十几年都没有东西吃以后,金灿灿给花相竖了个牌位,偷偷地给她祭了很多东西,所以当天下午苏水镜回来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金灿灿弓着腰鬼鬼祟祟要开门的身影。

金灿灿揣着芙蓉糕,冲他露出个谄媚的笑,撒起谎来面不改色:“知道您要回来,特意送上来的。”

苏水镜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房门,点头应了一声,“既然你这么殷勤,再多送些酒菜。”

“一定一定!”他答应的干脆,只想赶快送走这尊大佛。苏水镜露出个看似温柔的微笑来,“还有……别带不干净的东西上来,小心夜里要了你的命。”

金灿灿抖了抖,不知道他看出来什么,但是他既然没说明白他就当做不知道。而且如果花相真的想要他的命,他昨晚应该就命归西天了,又怎么会等到现在?

她喜欢彦青彦金灿灿颜青不喜欢她她都没做什么,何况自己还是帮她的人。

他等到苏水镜走远了才敢开门,花相正背对着他坐在椅子上,看背影的话还真是单薄,也看不出那张鬼脸恐怖的样子,像是个普通的十五六岁的小姑娘。

花相察觉到他上来,露出个吓人的笑来:“我帮你把房间都收拾啦!”

乱七八糟的衣服被子都叠的整整齐齐,金灿灿嘴角一抽,“你很厉害。”

女鬼看上去有点羞涩:“不要这么说,既然决定在一起就要好好对你。你现在有没有一点喜欢我了?”

金灿灿默默叹了口气,也不想骗人,“我就是觉得你有点可怜。”

“哦。”女鬼花相有点沮丧,“是因为什么呢?为什么你们都不喜欢我?”

“你真的很喜欢彦青?”

“对呀。”女鬼想了想才说。

“你们以前认识吗?你做鬼多少年,他才二十岁,你死的时候他有出生吗!”

“我……我就是喜欢,多了你别管……”

“虽然我也没喜欢过谁,不过我觉得喜欢不是那么容易的,我怎么可能在两天时间里就喜欢你呢?”

“你不嫌弃我是鬼?”

“不嫌弃是假的。但是我知道,就算是鬼也是有好有坏的。”他安慰了会儿小女鬼,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“你……做鬼之前,就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吗?”

花相低下了头不说话。金灿灿瞪大了眼睛,“你不让我问彦青,不会你那时候喜欢的人是彦青吧!”

女鬼的头更低了,半天才幽幽“嗯”了声。

有些事情好像一旦开了头,后面就容易很多了。花相说起前世的彦青,那双通红的眼睛好像都不那么恐怖了。

“他明明对我很坏,你说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呢?小时候我比较调皮,娘亲却总是要我学什么三从四德,我不愿意,他也嘲笑我嫁不出去,开始的时候我明明是很讨厌他的。”

“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笑。很明亮,每次看见我都觉得很开心,虽然有的时候我也会恼羞成怒。见到他了就会讨厌,不见到他却会想念。我也觉得自己奇怪,你是不是也奇怪?”

“但是后来我做错了事。我听说他府上的丫头勾引他,所以很生气,我以前脾气不好,总是想什么做什么,我不怕你说我自私自利,那真的是我的错,我找人把那个丫头卖掉了。”

“是不是很恶毒?我没想要她死的,我以为把她送走就好了,但是他讨厌我,因为那个丫头死了。我没想要把她卖入烟花地,也没想要她那么痛苦,但是她最后被送来的时候被折磨得不成样子,她说想要看他最后一眼……”

“他说讨厌我娇纵。但是他还是会关心我,我看的出来。只不过后来……我觉得我做了个奇怪的梦,在梦里我竟然杀了他。”

“我怎么会杀他呢?我那么那么喜欢他的……”

“等到梦醒了,我就变成现在的样子……而且我发现,他不见了。那不是梦,我真的杀了他,我找不到他了……”

夜里他将酒菜送给苏水镜,得到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小宋来他房间送馄饨,金灿灿把人拦到了门外,搞得小宋十分的莫名其妙。他将馄饨给花相吃,自己去洗了洗坐在后院里发呆。

朦胧夜色下月光竟也十分潋滟,像是碧波湖水,空气里带着红梅冷香。“你为什么总是抢我的东西?手帕你也抢,香包你也抢,你是女孩子吗?”湖绿色衣衫的女童伸长了手臂一跳一跳,绣着梅花儿的香包在小少年手中荡来荡去,少年比她高了将近一个头,闻言哈哈大笑:“男孩子就不能用香包吗?你的香包这么丑,小爷收下都是给你面子。”

“我可没说要给你!”女童伸手够不到,手脚并用的扒在小少年身上:“还给我还给我!”

“哎吆,你是猪吗?重死了!”少年一只手兜着她,一只手还要举着香包,即使辛苦得要死还是死活不给,“到了我的手里你休想要回去,除非……”

他拖了长音,尚且年幼的女孩子果然被他勾住了心神,他大声笑道:“除非……你做我媳妇儿啊!”

“媳妇儿?”女童仰着脑袋,看上去充满了困惑。

“对呀,你做了我媳妇儿,要什么我都给你!还会谦让你,把好玩的都给你,好吃的也给你……”他的话语里充满诱惑:“就说现在,如果你答应了,这个香包也还给你哦!”

“欸,同意吗?”

“当然,当然,给舒哥哥当媳妇儿!”

“真乖!哈哈……”少年笑的十分开怀,信守承诺将香包塞给她:“说好了就不许赖皮哦!”

“要赖皮也是哥哥赖皮!”女孩儿向他翻了个白眼:“哥哥不知赖皮多少回呢!”

“哥哥这次一定信守诺言!”被叫做舒哥哥的少年将她放下来,牵着她慢慢走过长廊,走过拐角,像极了黑暗里消失的光亮。而女童,就这样一直一直牵着他的手。

“砰”!什么东西被劈碎的声音乍然而起,金灿灿猛然惊醒,就听见小宋的惊叫:“这位客人,请问你这是做什么!”

金灿灿匆匆往楼上跑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么冷的天气里睡着,还梦到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,最近发生好多莫名其妙的事情。小宋的房间就在他的对面,此时房门已碎,苏水镜站在门口,手中还拿着一把剑,闻言淡淡看了他一眼。

看热闹的两个伙计把脑袋缩回房间里去,小宋的脸憋得通红,堵了半天才说了一句:“你是要赔钱的!”转身抱着被子往隔壁那里去了。金灿灿走到门口:“你这是发疯了吗?”

被冷冰冰的视线一扫,马上后退了两步:“不发疯的话为什么随便砍门!”

“你房间里的女鬼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“是恶灵。”

金灿灿再退一步。这个人……这个人……他果然什么都知道!他蓦然转身推开了门。如果花相是恶灵,那么他碎了小宋的门,是因为花相要杀小宋吗?

房间里的烛火还在摇曳,桌子上有一碗冷掉的馄饨,但是之前还在对他哭泣的女鬼已经不见了。

他悚然一惊。如果花相说的一切都是骗他的,那么目的呢?恶鬼杀人取命是寻常,如果花相要杀人,何必绕那么大一个圈子?鬼会有闲情逸致和人玩这样的把戏吗?还是说……她依旧没有放弃彦青?如果她要找彦青,又是真的要和彦青在一起吗?

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好
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里好
癫痫发作应该怎么办

友情链接:

牛骥同皂网 | 保险职业规划 | 流星的启示 | 大兴少年宫 | 杭州信义坊美食街 | 电视新闻评论节目 | 江淮骏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