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打火机充气罐 >> 正文

【春秋】从拉面馆消失的女人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大约十点的样子,街上的行人就非常稀少了。男人向对过的拉面馆看了一眼,那儿还亮着灯。已经关上店门的男人,把挡雨板也抱了起来。他犹豫了一下,就又把挡雨板放下了。他想,还是等会关吧,说不定还会有客人来的。男人站在台阶上东张西望,夜色在远离灯光的地方显得有些灰暗,偶尔就有一两个骑自行车的男人或者女人飞快地过去。他们很快就从男人眼里消失得没了踪影。男人站了一会,有点索然无味。他想,十有八九没有客人来了。他慢慢地转身,然后就不自觉地叹息了一声。他自语道:如今的生意就是这样的清淡呀。

男人返身就回到屋里,他一屁股坐在那张深红色的椅子里,他仰着头感觉让自己轻松一些。他睁开眼时,面前就是那幅肖像画了,那是一个特别的女孩,是他早年的一位恋人,女孩送给他这幅肖像时已经知道自己患了白血病,她死的时候他以她同学的身份去看她,但是女孩家的人恸哭声叫他受不了,这是他第一次遭受不可逆转的死亡的打击,他一连几天都没怎么吃饭,他隐隐作痛的心过了好久才好一些。

然后他就从a城到这个b城来了,他躲到这个很少人认识他的地方租了一间房开了一家杂货铺。他的原来的单位日渐萧条,工资已经发不出来,这也是决定离开a城一个重要的因素。他当初并不是对生意有兴趣才做,只不过想换一种生活方式而已,真正做了,他才明白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。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幌子。

男人听到对过传来店铺门的响声,他想那个拉面馆的女老板关门了,他坐着没有动,这使他又想到肖像画上的女人和女老板的长相,她们竟有些出奇的相似,想到这一点他就轻轻地笑了。女老板是新近才开业的,她第一次到他店里来他就发现了那个秘密,她来是到这儿看看男人回收的旧书刊的。男人以每斤零点陆元回收。然后按每本0。5-3元不等向外出售,女人看上去非常地年轻。她穿着夏天的紧身衣,这使她身材非常地修长。

她向男人露出一点点的微笑,然后径直走到书架旁,男人以为女人会挑些杂志什么的,但是恰恰相反,女人拿在手里的都是些过时的书,而且有一两本是国外的人物传记。

男人说:这些书应该都是挺不错的。

女人脸上的笑意比刚进来时就多了些。女人一边轻轻翻动书页一边说:我喜欢看。过了一会女人又说,你这儿的书卖么?

男人肯定地说:卖。

女人就说我先租过去看看吧,如果我想要的话,我再买。噢……多少钱一本呢?

都是旧书,你看着给吧?

你挺好说话的。

男人呵呵笑了一下,看着女人。女人看着男人的目光,男人就不得不说话了:看到你我想起了我的一位朋友。

女人抬起头来:是么?是长相还是别的什么?

是长相,还有神态。

女人放下书坐在了凳子上。女人笑着又问一句:真的么?

男人说:当然,只是她不在了。

女人的脸悠忽了一下:去世了?

男人“嗯”了一下。

女人说:这是个故事。

难道你不相信这是真的?

女人说我不是这个意思。

女人交了押金就走了,她向男人说了一声谢谢。

男人关了店门,但他一点睡意也没有,他听到另一间房子里妻子小解的声音。妻子叫了他的名字,呓语似的传来一声责怪:几点了还不睡觉!男人没有言语,一会儿之后,他就听道妻子微微的鼾声。

妻子自从跟他来到b城之后就变的有点心烦意乱,他也不象以前那样能忍受她了,他和她已经吵了好几架了。妻子那一次就对他说,别人都说男人结完婚就会变,没想到你变的这么快!男人说你这话就不对了,你没觉这是你做的不对么?只是我过去太忍让你了,而你一 直也不检点自己。再说了结婚和不结婚终究是不同的,婚前是一生的浪漫期,婚后要好好过日子,这都是正常的。女人说谁不好好过日子了!男人说:你看看,这到处乱糟糟的,衣服三天五天不洗一次,碗也不唰。女人说以前是这样你怎么不说,况且,你呢,你觉得你这个男人就可以不干家务么?

男人愤愤的说 :什么女人!

什么女人?你说什么女人!就这样的,现在才发现!晚了。

男人和女人吵了几次之后就懒得再吵了。为了息事宁人他就不得不干些家务。

又过了一些时候,一天,女人突然对男人说:我怀孕了。

男人的眼睛睁得好大,他看着女人:你说什么?怀孕了?

女人象看怪物似的看着男人:怎么?我怀孕你不高兴?

男人摇摇头:你这是干什么?你什么时候……

女人说我告诉你怎样,不告诉你怎样,我以为你听了会惊喜呢。

男人不耐烦地说:怀孕生孩子,不是儿戏,你事前应该诉我一声……

女人打断他的话:我反正怀孕了,你看着办吧。

男人向后退了一不,脸色黯然地坐到沙发上。他说:我没有别的意思,我觉得现在要孩子不是时候,生意这么差……我们最好等一等。

女人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:等等?!等到什么时候?!

男人终于忍不住了,他大声地说:我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!

女人说:车到山前必有路。今天我不给你吵了,你去做饭吧。

男人一肚子的火只好窝到肚子里。他想,她毕竟怀孕了。

男人站了起来,低着头进了后面的厨房。

男人一边做饭一边胡思乱想,他的心情糟糕透了。他放下手里的青菜,靠墙坐了下来。他感到自己的女人最近有点不可理喻,他想她不应该这样,她不应该再给自己增加心理压力。他为这个家付出的已经够多的了,而女人就是这么一点也不体谅自己。他叹了一口气,又想:算了!她就是这样的女人,不要和她一般见识。

男人吃完饭,女人这一次自觉收拾了碗筷。男人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。他坐在沙发里一抬头就又看到了那幅肖像。他想,那个夭折的女孩绝然不会象现在的妻子这样。在过去的几年里那个女孩子让他看到过未来的影子,她是可以做贤妻良母的女孩,她让他安稳。

女人站到店外的门厅里。风从敞开的店门吹进来,男人感到一丝凉意。墙壁上的肖像画被风掀起了一角。男人微闭着眼睛,他疑心那个去世的女孩会突然从肖像上走下来。他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悲哀。

男人起身走到店铺的外面了,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多的光景,正是店铺里客人最少的时候。男人的目光飘到对面去了,那个店铺的女老板正坐在店铺的靠右侧的椅子上。她的脸依稀清楚,那专注看书的样子让男人又一次想到了肖像上的女孩。男人不停的想自己和这两个人之间有一种现实的关系的话,那会对自己是一种安慰。男人认为她的妻子至少在精神上虐待了他。他想妻子外的这两个女人(而且长的还那么像似),她们抵制了他内心持续受到的折磨。

这天晚上妻子睡下时他把一个木版箱从床底下拖出来,打开箱子他找到了女孩生前写给他的书信。那些字迹依然清晰,仿佛少女跳动的脉博。他感叹着,她是一个多么善解人意的女孩哦。他沉浸在那些娓娓述说的话语里,他的热血沸腾,浑身象发烧似的。旧日的情景里他是多么地幸福和欣慰。合上最后一页纸,他呆呆地坐在了椅子上。

男人想,我是不是在靠回忆活下去,回忆和想象是我度过每时每刻的一条船。这样说,是不是他对妻子厌恶到了极点。但是他每天必须平静地面对这个看起来他早已熟悉的女人。他需要她的身体,有时侯也需要她和自己说一两句话。他不否认他还有那些无法排去的孤寂,他想她水蛇似的身体。他还想到未来的孩子。这样他就会有另外一层的期待。也许孩子应该到这个世界上来的。有时又想,来与不来顺其自然吧。自然,孩子会注定在将来的某个时候到这世界上来的,这似乎是个无法更改的事实。想到这一点,他还是有点担忧。作为一个生命他不想让他(她)出生在唐突之中。那样对孩子是不公正的。

但是妻子在想什么呢?她仅仅想快点要个孩子?体验一下做母亲的快乐?她从没想过和他这样过下去是一种痛苦?她爱他么?她知道什么是爱么?很多时候他不懂她。他想的有点头痛了。

几天以后的一个下午,他在妻子面前低头吃饭,妻子突然说拉面馆的女人大白天往屋里拉客。他一时竟没有听明白什么意思。妻子又重复了一遍。他面前立即浮现出女老板略带沧桑而又不失妩媚的面孔。

妻子又说了一句:她是个离了婚的女人。

男人透过巨大的玻璃门向对面看了一眼。他没有看到那个女人。他想他的确没有听说也没发现哪个男人以她丈夫的身份出现过。不过男人还没有发现女人说的那种现象。

男人说:你怎么知道?

女人说:就你这个人木头,这片的人谁不知道啊。大白天好多人看到里面有一个男人正吃着饭,她就把卷帘门哗的一下拉上了。而且已经不止一次了。

男人有些发呆,但是妻子脸上的表情让他有点讨厌。她那种有点得意的传播消息的聪明让他有些气愤。男人仰靠在沙发上,他感到自己的胸口处有点乱乱的,仿佛还隐隐作痛。男人想到,妻子在嫁给他之前也不是一个清白的女人,甚至在结婚之后还和那个男人藕断丝连,男人没有当场抓住他们。但是男人相信妻子一定和那个男人干了那样的事情,一想到这一点男人心里就象插了一把刀。男人正告过女人:你要干了对不起我的事,我不会放过你的!那时侯男人觉得自己面前充满了一个让他无法逃避的陷井。

女人有一天说想回娘家住了几天,男人点点头说:好吧。女人说好什么好!男人抬起头来:那就不好。女人说:你怎么不说,你别走!看你也不想留我,我还是走的好。我警告你!你可不要乱来。男人说:你真不可理喻。

第二天的中午,拉面馆的女人来还书。男人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。他从轻巧的脚步声里听出是拉面馆的女人,他回过身来的时候,看到女人露出的一丝羞怯。他甚至有一点疑惑:女人什么会这样呢。男人和她打了一声招呼,接着男人又说:生意还好吧?

女人小心地看了他一眼:不太好。

男人“哦”了一下。

看上去女人有些憔悴,还有些淡淡的忧伤。男人想了想说:你看吧,书随便拿。说着男人还笑了笑。

女人轻轻地出了口长气。她说:好象你这儿的生意也不太好。男人说:我们这样的小生意难做啊。。

女人低头在翻一本书。男人说:你喜欢看人物传记?

女人抬了一下头,拂去脸上的一绺秀发:是的,我想看看别人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命运的。

男人的眼前一亮。男人说:是的,是的,一个人必须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困境。

女人的脸看向别处,后来她的目光移到了西墙的的那幅肖像上。女人的目光楞在了那儿。她的脸有些疑惑,自语似的说:我好象在哪见过?

男人看着女人认真的表情不由得轻轻地笑了:想想看在哪儿见过?

女人还在端详。

男人这时候就从身后的货架上拿来一面镜子放到女人面前。

女人“啊”了一下。突然大声地笑了起来。

男人和女人相视地笑着。女人的脸涨得有些微红:人有时就这么奇怪,竟连自己的模样也会忘。

男人看着女人飞满红晕的脸。他想起水中的荷花。他悄悄地说了一句:你真的很漂亮。

女人收住笑,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女人说:谢谢你。女人的目光注视着墙上的画:这个人是谁?

男人说我过去的朋友。

仅仅是朋友么?女人突然又恍然大悟地说:我想起来了第一次来你这儿时,你曾说有个女孩长得像我,大概就是这位吧。

男人点点头。

……那,你挂在这儿,你妻子不介意么?

其实这是一个画家的作品。这个女孩专门送给我的。那时侯她已经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。

你好象提起过。女人又说:你现在还……

男人的目光有些低沉:人都有自己生活的心理环境。一个人的世界是无法和另外一个人重合的。

女人说:人是应该宽容一些的吧。

男人说:有些时候,不是宽容的问题。

有的人即使生活在一起却永远在两个世界里。

女人坐在男人对面的凳子上,她看起来对眼前的男人充满了出奇的好感。

女人说:我曾经认识一个男人,他特别像你。

男人说:是么?像我这样的男人并不好吧。

女人说:我是因为他离的婚。

那你没有嫁给他?

没有,他不想离婚。

女人说这些话的时候,很细心地注意着男人的反应。

男人的表情有些僵硬。

女人说:机遇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。

男人叹了一口气:我有时不知道生活在什么地方?

男人的妻子回来的那个晚上带来了好多东西,而且女人显得兴高采烈,他告诉丈夫今天她的父母陪她到街上买了好多东西,都是给她的。她说她还给他向父母要了一件他穿的西装。女人拿出来让他试穿。

男人说:你这是干什么?难道我到了需要向别人要东西的地步了么?

女人眼睛瞪地圆圆的:咿,你这人怎么回事?你傻么?好心你也能当成驴肝肺?!再说,这是我父母的,老人帮助孩子有错么?

男人不说话了。

治疗癫痫西安哪个医院较好
癫痫病的危害有些什么
癫痫饮食需要注意哪些

友情链接:

牛骥同皂网 | 保险职业规划 | 流星的启示 | 大兴少年宫 | 杭州信义坊美食街 | 电视新闻评论节目 | 江淮骏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