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羊年对联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为了尊严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老拐从拘留所出来,回到出租屋,背起擦皮鞋的小木箱,重新来到他的“根据地”:姑苏时代广场。刚一坐下,就有一位穿高跟鞋的顾客上前光顾他的生意。只见那顾客坐下,翘起腿把脚搭在鞋凳上,老拐麻利的为女顾客插上护鞋垫,先用毛巾擦去皮鞋上的灰尘,挤上鞋油,用小毛刷把油凃均匀,拿起一条铮亮的布巾,飞快地在皮鞋上来回搓擦,几分钟,亮得能照出人影的皮鞋就擦好了。女顾客丢下两元钱,立起身就要走。老拐开口说:“美女,等一下。”随即在她鞋的后跟补了点油,又用力地搓擦了几下,才挥了挥手,说:“好了。”

“老拐,怎么这几天没见到你呀?”说话的是老拐的老顾客。他坐在老拐面前,把脚伸给老拐。老拐一边擦皮鞋一边愤愤地回答:“狗日的警察把老子抓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说我妨碍公务,打了城管。我他妈的一个残疾人,会无缘无故地打城管?”老拐越说越气愤。

“老拐,胳膊拧不过大腿,你就忍着点吧。”

“忍?忍啥子?我赤脚的,不怕穿鞋的。他不给我吃饭,我就不让他拉屎!下次他们再找我的麻烦,我就拐到城管局去吃饭。”

“难啦!城管有职责,你们要吃饭。矛盾,矛盾啊!当然,你们在这擦皮鞋,我们倒是挺方便的。”那老顾客擦完皮鞋,掏出五十元让老拐找零。老拐说:“这次你不用付,上次你给我五元,我未找给你三元,今天,我补给你一元,咱算两清。”

老顾客笑着说:“算了,我早忘记了。”

“不行,钉是钉,铆是铆,你不要这一元,我记着,下次你来擦皮鞋,再付一元就行了。”老拐掏出小本子记下什么。

姑苏时代广场,是姑苏城新区最热闹,最繁华的地区,异国情调的建筑,伴随着姑苏特色的小桥流水,那现代与古老的协调交融,加之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名牌产品和全国各地的名,优,特土特产和名小吃,把来姑苏的游客和本地人都吸引到这里来了。人一多,老拐擦皮鞋的生意自然不错,一天下来,自少也能挣个七八十元,在老拐看来,相比其它地方生意要好多了。一天上午,老拐照例来到时代广场,刚坐下,还没开张,两个城管队员上前吼道:“走,走,从今天开始,不准在这擦皮鞋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老拐已经在这里蹲点有好几个月了。他已经把这儿当成了他的根据地,虽说是在一个小巷口,但也算有固定的地点,固定的顾客,稳定的收入,怎么突然就不让他在这里做生意了呢?

“为什么?影响市容,有碍观瞻。把皮鞋箱背走,快点!”一个姓杨的高个子队员说。

老拐对城管的话不屑一顾,也没挪动的打算,连看也不看对方一眼,还自顾自地招呼边上的客人坐下擦皮鞋。

另一个队员叫彭德禄,长得很清秀,语气也较平和,他蹲下来说:“老拐,这是上面的指示,我们也是奉命行事,你就帮帮忙,把东西拿走吧。”

老拐好像仍未听见,继续给顾客擦皮鞋。小杨有点火了,就提高嗓门喊道:“听见没有?你再不动,我们可要没收你的家伙啦!”

这句话把老拐激毛了,嘴里重重地吐出两个字:“你敢!”

“你看我敢不敢。”说完小杨飞起一脚,把老拐的工具箱踢飞好几米远,。老拐腾的一下跃起,举起身边的拐仗,就朝城管队员打去。小杨也不示弱,上前想还手,彭德禄赶忙插在中间,想挡住老拐的拐杖,气不过的老拐很命的一拐杖打下去,不偏不歪地打在彭德禄的头上,顿时,鲜血直流。老拐还不罢休,继续一拐一拐地去追打小杨,被周围的群众拦住。

有人连忙拨打了110,不一会,警察赶到,将老拐带走。彭德禄被送到医院,在头上缝了三针。虽说伤势不重,但老拐还是因妨碍公务,打伤城管队员,被处以行政拘留五天,罚款1000元的处罚。今天,是老拐从派出所出来的第一天,他仍不怕城管找上门来,继续蹲在老地方擦皮鞋,生意还不错,也没把一个礼拜前的事放在心上。由于他做生意认真耿直,也引起几天没看见他的老顾客的惦记

(二)

老拐这个名字,也不知是哪个顾客喊出来的。因他脚不好,走路一拐一拐的。就有顾客顺口喊了他一声老拐,他居然答应了。这个名字,并没什么恶意,他也乐意接受。而且,远近还很有点名气,“要擦皮鞋找老拐”。其实,老拐并不老,今年才三十多岁。他父亲叫彭定生,母亲叫王倩,都是知情。一九七五年的夏天儿子降临,小夫妻俩很开心,给他取名叫天天,意思是天天开心。可半年后,王倩不幸得了急性心脏病,没几天就不治身亡。天天长到一岁多,又得了小儿麻癖症,接连地沉重打击,让彭定生踹不过气来。还好,“四人帮”倒台后,彭定生得到回城的通知,苦日子总算熬到了头。他连忙收拾好行头,带着天天去县城火车站。彭定生背着行李,两只手拎着大包小包,却无法牵抱患小儿麻癖症的儿子,眼看火车快开了,没办法,彭定生就想跑步把东西先拿上火车,再回过头来抱儿子,可儿子不懂事,哭闹着拉住父亲的衣服不放,冒火的彭定生打了儿子一耳光,扔下儿子,急忙跑去挤火车。当他好不容易挤上火车,把行李丢在位子上,转身就下车来抱儿子,却不见了儿子的踪影。“呜……”火车拉响一声长笛,尽管彭定生急得满头大汗,顿足捶胸,已容不得他迟疑和考虑,只好奔向即将开动的火车,把头探出车窗,望着向后移动的月台,希望能发现儿子的影子。可那火车在又一声长长的鸣笛后渐渐远去,彭定生把儿子天天丢了。

事变就发生在彭定生打儿子后去挤火车时,天天坐在地上“呜呜”直哭,一个四十来岁,叫汪月的单身妇女看见后,上前拉起天天,发现是个残疾孩子。信教的她,心里油然升起怜悯心:又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。她看看四周,喊道:“是谁把孩子丢在这儿?真是没人性。阿弥陀佛!”见没人回应,就弯下腰来,抱起天天往前走,上了停在月台另一侧的火车。天天生下来就没有享受过母爱,汪月从包里拿出糖果,饼干,给天天吃,天天在乡下,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,就边吃边对汪月笑。虽然天天脚残疾,但脑子很聪明,两岁多的天天,从出生到现在,对妈妈没印象,面对眼前这个女人,他认为就是自己的妈妈,对着汪月,天真地喊出了第一声“妈妈!”

单身的汪月,听到她有生以来,有孩子第一次叫她妈妈,眼眶立刻红润了。她把这个残疾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,然后亲切地回答了一声:“嗳!”心里却默默念道:“阿弥陀佛!”

火车开动了,但汪月出于她信教的本能,在事情还未完全弄清楚之前,绝不可夺人之子,哪怕是一个有残疾的孩子。她找到乘务员,说明了情况,请她们在车上广播一下,看是否有人在月台上丢了孩子,而且是一个双脚有残疾的男孩?但连续广播了几次,也没人前来认领,便决定自己带回家抚养,已赎回前世的罪过。

汪月在一个企业当会计,以前有过两次婚姻,两个丈夫和他生活加起来,也没超过五年,前一个因车祸丧生,后一个因事故死亡。也没给她留下一个孩子。是否是自己的命不好?她去找算命先生给自己算命,报上生辰八字,算命先生问了她的家庭,个人情况,说她是夫妻关系不和,看她颧骨高,就说:相书认为:颧者,权也,颧骨横张者好弄权,故颧骨横张必与鼻相背,必多暴戾,多不尊重老公,甚至有欺凌老公的现象。故常与丈夫吵闹不休;若缺乏颧肉,刚过于柔,而成克夫相。书曰:“杀婿三颧面,离夫额不平,欲知三度嫁,女作丈夫声。若然有此相,终见不安宁。看来你是生有一幅克夫像啊!如有夫,夫者不宁。如无夫,夫则世也。听了算命先生的话,这“夫不宁”,“夫则世”说得多准。我可是找两个丈夫,两个即死。看来都是我这个克夫像害的人啊!从那以后,汪月就不在寻亲嫁人,而是一心信佛教,做好事,发善心,厚德载物,有容乃大。她把天天抱回家后,亲自教他识字做人,尽量给他好吃的,买好穿的,还给他取了个有趣的名字:汪非。意思他不是我汪月生的,我不贪功,不求果,不求报。当汪非长到十六岁时,汪月又从孤儿院抱回一个女婴,取名叫汪亦非,其意思还是跟哥哥汪非一样,只图把他们养大成人,为社会作点贡献,以减轻自己前世的罪孽。转眼间,二十几年过去了,汪非和汪亦非均已长大成人,汪月也成了六十多岁的老太婆。虽然汪非身体残疾,但他要报答养母的养育之恩。他看见老家县城有残疾人擦皮鞋,也能挣钱,就告别了养母,背起擦皮鞋的小木箱,一路走,一路擦皮鞋,来到了江南姑苏城。这边工业发达,老百姓有钱,但还没有人干擦皮鞋这一行,因此,生意不错,每月除了自己所用外,还能攒下些钱,寄给养母治病和供妹妹汪亦非上大学。

(三)

城管队员小杨来医院看望彭德禄,兴奋地告诉他:老拐被处以行政拘留。可看上去,彭德禄并不怎么高兴,还说:“小杨,我们以后执法,也要注意方式方法,别动不动拳打脚踢。别忘了文明执法这一条。”

“你看老拐哪凶劲,还打人?”

“那也是因你踢了他的箱子嘛,以后可别乱来。”

“知道了,,队长!”小杨笑着说。

几天以后,彭德禄抽空来到时代广场看老拐,他见老拐的摊位边上,还增加了两个小凳子,让等候擦皮鞋的顾客坐在边上看报纸。老拐一边擦皮鞋,一边与顾客说说笑笑。这和谐的情景,与一个礼拜前打架的老拐判若两人。他走到老拐面前,喊了一声:“老拐,你还好吗?”

老拐抬头看了彭德禄一眼,没搭理对方,仍然低头干自己的活。彭德禄受到老拐的冷落,心里不是滋味,本想走开。但一想到自己是有觉悟的干部,又何必与一个残疾人计较和较劲?就在边上蹲下来。老拐斜看了彭德禄一眼,对一个擦好皮鞋的顾客说:“你走好,小心边上有狗。”

“哪有狗?”那顾客立起身向四周看了一下,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是被狗咬怕了吧。”

“我怕?我边上有打狗的家伙呢!”老拐手指指拐杖,又对看报纸的顾客说:“你来吧,让你等久啦。”

那顾客把报纸递给彭德禄,就坐到了老拐面前。老拐一边擦皮鞋一边问:“今天有什么新闻啊?”

“今天?美国又想搞叙利亚了,这美国人就是草蛋!”顾客说。

“这个世界上有美国佬,就不太平。”老拐说:“老是欺负小国家,大家应该联合起来,整他狗日的。就像我们这些擦皮鞋的,老是被人欺负。”

“谁欺负你们?”顾客说。

“城管呗!说我们在这影响市容。”

“不会吧?你们在这一不冒烟,二不产生垃圾,三不妨碍交通,怎么叫影响市容?依我说呀,倒是方便群众。”顾客又说。

“要是你当城管就好了。”老拐这话是说给边上的彭德禄听的。

彭德禄听了顾客与老拐的对话,脑海里不断在翻腾:是呀,像老拐这样的人,在街头巷尾做点小生意,一不冒烟,二不产生垃圾,三不妨碍交通,为什么就不让他们做呢?这些残疾人,本应国家照顾他们,负担他们。可他们现在自食其力,出来挣点钱养家糊口,我们却不让他们做,还要赶撵他们,甚至砸他们的饭碗。我们的党,我们的政府,都讲要保护弱势群体,要关心弱势群体。可一到我们这些具体执行的人,遇到实际情况,就变味了,走样了。有些领导,喜欢做面子上的事,街上不准有小摊小贩,这符合中国国情吗?在欧洲,在美国哪些发达国家都还有穷人,还有街头卖唱卖艺,甚至还有叫花子。为什么在我们这个还不是很发达,不是很富裕的国家,就不允许有人在街头擦皮鞋呢?他有些想不通。他很想为像老拐这样的弱势群体做点事,帮他们一把,可自己仅仅是个城管队员,充其量也只是个小小的队长。我如何帮助他们,心里还没一点数。这会,见老拐没生意了,他就坐到老拐面前,把脚伸到老拐面前的小凳上,说:“我这皮鞋也擦一下。”

老拐看了看彭德禄那铮亮的皮鞋,认为是在刁难他,就说:“不擦!”

“为什么?”彭德禄问。

“不敢,我惹不起。”老拐头也不抬地说。

彭德禄知道老拐还在生城管的气。就说:“今天,我休息,不是来管你们的。我今天是你的顾客,为什么不给我擦?”

“你这样的顾客,我不接待,你这个钱,我不想赚。”说着,就收拾家伙:“我惹不起,还躲不起?我走,总行吧?”老拐拎起木箱,拄着拐杖,一拐一拐地就走了。

彭德禄看着老拐的背影,心里酸溜溜的。他为城管在这些弱势人群中的形象和影响感到悲哀。联想到在街头常见的一景:只要穿城管制服的人一出现,就会有人大声呼喊:“鬼子进村了!”接着街头便是一阵鸡飞狗跳,吓得那些小摊小贩拼命逃串。往往在这个时候,彭德禄不是感到威风,而是感到难过。这些人为了生计,为了活命,做点小生意,却被拿着国家工资,吃着皇粮,生活无忧的人撵来赶去。这怎么能叫和谐社会?怎么能叫为人民服务?怎么能叫公仆为主人谋福祉?看来,解铃还需系铃人。他决心要让老拐这样的人改变对自己的看法。

(四)

老拐住在城郊黄庄的一个出租屋,离时代广场还有好几里路。他每天都是坐3路公交车来回,驾驶员也认识他了。车到黄庄,驾驶员说:“老拐,你到了,下车小心点。”

如何正确治癫痫病
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更些
吉林好的癫痫病医院怎么走

友情链接:

牛骥同皂网 | 保险职业规划 | 流星的启示 | 大兴少年宫 | 杭州信义坊美食街 | 电视新闻评论节目 | 江淮骏玲